当前您在:主页 > 兴农机器 >17世纪「明清荷郑」对峙 造就逃兵叛将大航海时代
17世纪「明清荷郑」对峙 造就逃兵叛将大航海时代
作者: 热度:408℃

17世纪明、清、荷、郑之间的对峙与冲突,往往誓不两立、你死我活。在僵局中,一个关键人物的投降,往往逆转情势,牵动了集团或国家的存亡。投降,牵涉到忠诚/投机;国家/个人等中心价值与信念的抉择,加上降前、降后的诸般心态,交织成投降者的多重样貌。

17世纪「明清荷郑」对峙   造就逃兵叛将大航海时代

大明王朝摇摇欲坠之际,一个绝代青年、忠孝兼备的新锐将领吴三桂应运而出,朝廷嘉其「忠可炙日」,敌人称他为少数敢战的边将;1644年李自成犯京师,崇祯帝封吴三桂为平西伯,急召入卫。吴三桂率领大明最精锐的「关宁铁骑」,一日之路程,踌躇了八天才赶到,而崇祯帝已自缢亡。吴三桂有意归降李自成,后又向多尔衮乞师,「泣血求助」,引清兵入关,导致大明覆亡。获新政权封为「平西王」。1662年,缅甸王拏获南明的落难皇帝朱由榔(永曆帝)来献,吴三桂命人予以勒死,「焚其尸扬之」;1674年吴三桂起兵反清,号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四年后病死,祸延家族。吴三桂卖主自保,被后世公认为「汉奸」代名词;清代史家评他是:明季罪人、本朝反贼。

施琅

1646年,南明政权隆武帝的殿中权臣郑芝龙,眼见帝国气数已尽,在泉州同乡洪承畴劝降、清兵南征主帅博洛的利诱下,放纵清军入闽,然后率领部将降清,降众中有一人为施琅(原名施郎);1648年施琅、施显兄弟反清,投奔郑成功。施琅在郑营曾经立功,但未受重用而心生嫌隙,当郑成功命他组建前锋镇时,「启请为僧」,并「削髮不赴见」;后因折辱右先锋黄廷,遭到告诫;之后因一位旧属曾德转去郑成功麾下,施琅不齿其「靠势」,执意将曾德问斩,郑成功「驰令勿杀」而不得,大为震怒,逮捕施大宣、施显父子,施琅逃脱,二度降清。

「杀父之仇」是施琅立足清朝的护身符,「消灭祖国」成为施琅后半生的志业。1683年施琅率大军攻佔澎湖,终结郑氏政权,来到台湾,郑克塽在天妃宫迎见他,「握手开诚,矢不宿怨」;施琅〈祭郑成功文〉有云:「琅起卒伍,于赐姓有鱼水之欢,中间微嫌,酿成大戾。琅与赐姓,剪为仇敌,情犹臣主。芦中穷士,义所不为。公义私恩,如是则已。」国族与异族之撕裂、臣主与寇雠之易位、施郑世代之恩仇,让施琅备受非议。但相对于其他叛将,施琅在这节骨眼上不以诋毁故主来承欢新主,犹存一点厚道。

17世纪「明清荷郑」对峙   造就逃兵叛将大航海时代
施琅一生多次叛降,历史定位、身后评价两极。图为台湾民间流传的施琅形象。
黄梧

1656年郑成功在广东揭阳丧师,折兵大半,部将黄梧临阵退却,本应处斩,众将为他求情,逃过一死,戴罪镇守海澄,几个月后献城降清。海澄是金、厦屏障,夙称天险,囤积无数辎重、粮草、金银,全部资敌,重创了郑成功。黄梧先是向新主奏称郑成功之猖狂,乃是仗恃其父还在,「请密奏剪除芝龙,以绝盗根。」1661年再献策迁界,并「请发郑氏祖坟、诛求亲党」。1674年,吴三桂叛清,尚之信、耿精忠响应(清史称「三藩之乱」),罹病中的黄梧听闻事变,惊吓致死。郑经趁乱出兵,11月攻克漳州,黄梧之子黄芳度投井自杀,郑经为报前仇,将黄梧、黄芳度尸体车裂,族人一律处死。仇恨,让黄梧祸延子孙,也让郑经恶名上身。

何斌

,台湾评议会有鑒于通译何斌这一年半以来,私自替郑成功向汉人商船徵收鹿肉、鹹鱼、虾子等出口税,有几名证人提供何斌盖章的收据为证。乃由司法委员会作出判决:撤免何斌的通译、头家等公职,取消其经营赤崁附近海岸徵收舢舨税、砍伐薪材兑售之特权,并罚款300里尔、择日羁押。

郑成功在1656-1657年间封锁郑、荷双边贸易,何斌为此奉命向郑方交涉,提出荷兰人「年输饷五千两,箭柸十万枝,硫磺千担」之纳贡条件,郑成功因此解除封锁令。但荷方并无斥资纳贡纪录,应係何斌瞒着荷兰人,掏钱私了。

何斌在东窗事发后,趁夜潜奔郑营,债留福尔摩沙。清查后发现其积欠公司、中国人庞大债务,有人受其牵连而破产。何斌曾于1654年徵得当局同意,在鸡笼港打捞西班牙沉船,但其潜水夫四处探测后,却推说竹竿不够长而未打捞沉船,荷兰人怀疑何斌是在暗中探测海湾。《从征实录》说:「前年何廷斌所进台湾一图,田园万顷,沃野千里,饷税数十万。」郑、清对峙的局势逆转,加上何斌献图献策,郑成功决定攻取这个海外「不服之区」。

何斌是天主教徒,胸前挂着念珠;应熟谙葡语、荷语,深得荷兰人信任、倚重;这位1650年代全台头号「红顶商人」,曾以3,990里尔的最高价标得人头税;鲫鱼潭的捞捕权、乌鱼子出口税收权、公秤税等,无役不与;拥有数十甲地,年年免缴什一税(10%)。荷兰人对这个「可恶的强盗叛徒」、「亵渎神明的叛国贼」,忿恨难消,在围城期间,《热兰遮城日誌》五、六次提到何斌被囚禁在小草寮里,被国姓爷指责、冷落、怪罪,强调「大家都恨他」。

17世纪「明清荷郑」对峙   造就逃兵叛将大航海时代
1650年代郑成功以闽浙沿海为其主要势力範围;与福尔摩沙的荷兰人形成若即若离、益友亦敌的双边关係。
拉岱(Hans Jurriaen Radij)

郑军发动砲战,而热兰遮城堡仍屹立不摇,乃採分兵屯垦,做久围之计。城堡内面对死亡、疾病、饥饿的威胁与日俱增,截至11月20日,因作战伤亡、患病而死者共378人,病院有280个病人;11月中,20个家庭合计200名妇女(含台湾长官揆一的夫人)撤返巴达维亚。困守围城的荷兰士兵饱受煎熬,不断有人叛逃。12月16日傍晚,中士拉岱扛起一把枪出去,同伴以为要去打猎,叫他多射几只。拉岱走出城堡,越过林投园,投奔了郑营。

拉岱向敌营一语道破围城的突破口:乌特勒支堡。525大砲战曾将坚硬的热兰遮城打出250个窟窿,但城堡大抵完固。相对的,乌特勒支堡只是座小碉堡,其海拔高于热兰遮城堡,射程涵盖整个城堡,若集中火力将碉堡轰下,佔领这个制高点,即可完全压制热兰遮城堡。

郑军一整天从三个砲阵地,向碉堡发射了约1,700发砲弹,将墙壁10呎(3公尺)厚的乌特勒支堡夷为平地。固守碉堡的荷兰士兵奇蹟似地只有3人阵亡,但热兰遮城的战斗意志一夕瓦解。几天后,荷兰人投降。

相关书摘 ►17世纪的台湾也有「百老汇」,差点就有条「华尔街」

书籍介绍

《解码台湾史1550-1720》,远流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翁佳音、黄验

台湾的存在,从头说起──有图为证,以史为凭,翻转台湾史,全新说故事

许多与台湾「出身」紧密关联的问题,四百多年来一直朦胧、讹误,甚至曲解;台湾的存在,必须从「头」说起!本书以早期台湾史(1550-1720)扎实的第一手文献为基底,将精闢的研究成果作有系统的整理,精心规划成浑沌、开光、翻转、传奇四篇共51个主题,超过200幅的珍贵历史图像、还原图、示意图、解说图等,撷取关键性的场景、纪录、对话,蒐罗原汁原味、生鲜惊奇、闻所未闻的故事,带领读者重返历史现场,来建构台湾早期历史的多元与主体……

两位作者各有专攻,中研院台史所翁佳音教授在东番、荷西、郑氏等领域的独到见解,学界共睹;具百科编辑经验的资深编辑人黄验对文献素材之统整与编写素有所长。双管齐下,能量共济,精闢而深入地呈现近代初期(Early Modern)170年间的台湾历史风华!

17世纪「明清荷郑」对峙   造就逃兵叛将大航海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